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复制本页面地址

《傲慢与偏见》:接受美学下的电影叙事

本文用接受美学的观点阐释电影《傲慢与偏见》不同版本之间变化和差异的原因。文章主要从“期待视野”方面入手,通过对1940年版和2005年版电影相同片段不同叙述方式和处理方式的分析,阐述在不同时代观众的“期待视野”对电影叙述方式的影响,进而说明在接受美学理论的指导下,电影艺术作为一种开放的艺术形式,应在发展过程中关注当下的观众“期待视野”,保持和接受者的互动与交流。
接受美学;期待视野;电影叙事
电影早已作为一种强大的艺术形式融入我们的生活。在欣赏与解读电影的过程中,人们逐渐跳出单看剧情或画面的片面方法,转向从结构、叙事等多方面分析和评价一部电影作品的好坏,也逐渐形成了电影符号学、电影叙事学等多个独立的门类。作为一种视听艺术,电影播放的过程就是在向我们讲述一个可听可视的故事,将人们的想象用一种可以感知到的方式呈现在人们面前。不同于文本中单纯的文字叙事方式,电影用光、影、画面、音乐、色彩等多种方式来叙述一个故事,调动人的多重感官。相较于文本,影视艺术的叙事方式更为丰富。近年来,许多经典的老电影以新的形式和叙事方式被反复翻拍,而且成功得到了观众的喜爱。例如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就分别有1940年版、1980年版和2005年版三个版本。如果仔细比较同一部电影的不同版本,我们会发现不同版本的电影在叙事方式和艺术处理上有诸多不同,或者注重行动,或者注重对话交流,或者关注色彩声音,或者强调时间空间。德国文艺学家尧斯曾在他的理论中提到,一部作品的意义只有在读者的不断阐释和接受下才趋于完整。作为视听艺术的电影,它又是在怎样的环境下不断改变和发展自身的形式,在不同时代用不同的叙事方式表现自身的内容,呈现自身的意义?本文以电影《傲慢与偏见》为例,浅谈在接受美学理论下电影的叙事艺术。
一、接受美学及其主要观点
在20世纪的西方德国,文艺理论家汉斯·罗伯特·尧斯提出:“艺术作品的历史本质不仅仅在于它再现或表现的功能,而且在于它的影响之中。”换种说法也就是:“只有当作品的连续性不仅通过生产主体,而且通过消费主体,即通过该作者与读者之间的相互作用来调节时,文学艺术才能获得具有过程性特征的历史”。他认为,文学的历史首先是作品产生后读者阅读的历史,是作者、接受者和作品三者之间相互作用的关系史。这是理解并掌握尧斯接受美学理论的关键。
尧斯认为,接受美学方法论的顶梁柱是“期待视野”。“期待视野”是由读者自己的文化、经历、性别、兴趣等诸多因素综合形成的一种对文本的潜在准备,是读者参与创造的原动力。概括既往的审美经验和既往的生活经验两大形态。要建立期待视野有三种方式:一是通过熟悉的标准或类型的内在诗学。二是通过文学史背景中熟悉的作品之间的隐秘关系。三是通过虚构和真实之间,语言的诗歌功能和实践功能之间的对立运动来实现。尧斯还提出了审美经验的五种互动模式,即联想式、钦慕式、同情式、净化式和反讽式,以此来揭示具有审美自由的接受者与其阅读对象之间是不断交流互动的。作为西方一个重要的文学理论方法,尧斯的“接受美学”主要从读者接受的角度去分析文学作品,但同为艺术形式,这种理论方法也可用于对电影的评价和赏析,尤其是针对类似于《傲慢与偏见》这种改编于文学名著的电影作品。
二、《傲慢与偏见》在
不同时代“期待视野”中的变化 简·奥斯汀所作的文学作品《傲慢与偏见》翻拍成电影有多个版本,本文主要以1940年罗伯特·Z·伦纳德导演、葛丽亚·嘉逊主演和2005年乔·怀特导演、凯拉·奈特莉主演的《傲慢与偏见》为主要研究对象。
以尧斯的接受美学理论分析影视作品,读者接受对于文学作品的重要性放到电影上来说,观众的接受也是至关重要的。尧斯反对把艺术作品作为一个不变的封闭的事物,他认为艺术的特点之一便是在变化着的现实中不断丰富和发展自身的意义与内涵。电影也一样,因为与观众存在不停歇的互动,再加之对票房或者说销售量的关注,电影叙事的着力点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而其推动力主要则来自于观众的要求,或者说“期待视野”。观众渴望看到什么样的内容,以什么样的形式来观看成为电影艺术研究与制作开发不可忽视的问题。而观众“期待视野”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代的变迁、个人经历的增长等一些因素的变化,“期待视野”有明显的个人特征和时代特征。
1940年版和2005年版电影《傲慢与偏见》的差异正是时代背景下不同时期人们“期待视野”变化对电影的影响的印证。1940年世界正在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各国社会当时都在一定程度上遭受了纳粹战争的破坏,战争让社会动荡不安,生活矛盾不断。在这种时代背景下,战争给人们带来的苦难同人们对和平安定与减少矛盾摩擦的渴望与要求成为当时的主要矛盾,而这种渴望在艺术领域也正成为当时人们的“期待视野”。即使是影视,希望看到和平安定局面的人也远多于动荡不安。我们可以看到,1940年版和2005年版在剧情内容上一个巨大的不同在于凯瑟琳夫人对待伊丽莎白和达西相爱的态度上。电影的最后,1940年版的《傲慢与偏见》中,凯瑟琳夫人主动出面解决两人之间的误会、偏见和矛盾,直接促成了伊丽莎白和达西的婚姻,而且凯瑟琳夫人是乐见其成的,她在剧中说:“这个女孩值得你去珍爱”。在2005年版的电影中,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凯瑟琳夫人反对二者的结合,她在得知伊丽莎白将和达西订婚时,急忙找到伊丽莎白,让她澄清谣言,发誓不和达西在一起。虽然二者最终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但这绝对不是凯瑟琳夫人想要看到的结果,她是要拆散他们,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达西的。在这几十年中,两个版本中凯瑟琳夫人的态度的根本性的转变,抛开对原著的忠实程度不谈,在一定程度上是观众“期待视野”变化所引起的。1940年版通过凯瑟琳夫人的态度,让其直接促成二者的婚姻,减少了剧中的矛盾,降低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阻碍,给观众呈现的是一种完美的美满结局,在当时矛盾突起的社会环境下以文艺影视作品的形式给人们以安慰。虽然和原著有所区别,但电影的这种叙事方式和艺术处理满足了公共期待视野中体现更为广阔的生活期待视野,在当时更能为作品赢得观众。与此相比,2005年版的电影发行时已经不存在大面积的社会动荡,总体来说是和谐稳定,快速进步的社会。在这种时代背景下,观众的“期待视野”主要不再是降低社会矛盾,而在一定程度上转为对电影艺术性的关注,人们或许更愿意看到电影如何表现和拓展文学作品的内涵与意义,更愿意看到有深厚底蕴和现实意义的作品。因此,我们可以看到,2005年版的电影相比较来说更加尊重原著的基本逻辑,量变但不质变。电影中有更多的个人主观因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赋予了观众想象的空间。同时,和1940年版相比,2005年版中的人物增加更多的对话心理独白,女主人公的聪慧自信、独立自主在她与他人的交流对话和内心独白中表露无遗。主人公的行动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我们甚至可以通过电影对伊丽莎白眼神和动作的特写感受到她的内心和行事原则。电影通过这种加强的表现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突出了女性主义的思想内涵。它塑造了一个坚强自信、聪慧机敏的女性形象,在表现艺术的同时展示思想。2005年版这部影片上映之时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有些人甚至反复观看,百看不厌。除了电影中优美的环境和俊俏美丽的主人公,电影中符合当时人们“期待视野”的思想内容更能促使人反复欣赏。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符合当时人们公共期待视野中的文学期待视野。除此之外,在2005年版的《傲慢与偏见》中符合人们生活期待视野的地方也有多处。举例来说,2005年版的电影给人一种明亮的感觉,无论是色调、环境还是人物都充满了自然的明媚气息。电影色调柔和,以暖色为主,很多场景都有初升的太阳。电影中的暗黑色调极少,据笔者观察,场面几乎全黑、没有光亮的主要有两处,一处为伊丽莎白得知莉迪亚私奔,一处为凯瑟琳夫人质问伊丽莎白和达西订婚之事,两处加起来的时间不过十多分钟,和总时长相比,所占分量极小。取景上,影片多在英国郊外取景,山清水秀,风气淳朴,视野开阔,风光旖旎,再配合上伊丽莎白和达西充满挫折但却又罗曼蒂克的爱情故事,俊朗美丽的男女主人公和充满古典特色的服饰,这样一幅唯美的图画让人留恋的同时也陶冶心情。让人们在心中暂时远离了现代都市灰蒙蒙的天空,黑压压的人群,忙碌却不知所以的生活。导演的细致观察与对电影表现形式,即电影叙事的艺术处理,不能不说是煞费苦心,也契合了现代都市人对简单明朗的田园与优质的生活环境的向往。这正是符合了当时社会环境下人们公共视野中的生活期待视野。同一部电影在不同的时代用不同的叙事方式满足人们的“期待视野”是电影艺术的特点,也是电影艺术需要遵循的规律之一,在不同的时代人们有不同的“期待视野”,如果将这两者调换,恐怕就不会有好的票房效果了。
三、结 语
尧斯的接受美学理论包括多个方面,例如期待视野、审美经验、审美互动模式等,在每个部分也有多个分支,期待视野就包含有顺向和逆向期待视野的不同说法。但是作为接受美学的顶梁柱,本文着重探讨了期待视野对电影的影响。由于在尧斯的理论中文学艺术是一个开放变动的空间,在布斯明确提出“隐含读者”的概念,将“作者中心”转向“读者中心”之后,在影视欣赏方面,赏析和评论也逐渐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同时代的观众身上,考虑和发掘观众的需求。电影也不断转变着自身的叙事方式,力求最大限度符合当时观众的“期待视野”,制作出观众愿意看的影视作品。电影《傲慢与偏见》在1940年版和2005年版之间的转变和二者之间的差异正是在接受美学理论原则的隐形指导下发生的变化,它的驱动力其实很容易看出,就是在体现自身价值的同时最大限度满足观众的心理需求,实现在物质上变现票房和精神上达到新高的双赢。“期待视野”在不同时期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会有不同的变化,每个时代人们的“期待视野”都是不可替代的。我们可以从同一部电影在不同时期的变化情况看到人们“期待视野”的变化以及对其影响。相反我们也可以通过对同一部电影在不同时代的变化或者同一时代不同作品的相同或相似的叙事特征来反观当时人们的“期待视野”和时代社会的变化。这似乎也印证了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的说法。电影《傲慢与偏见》自最早的1940年版到最近的2005年版,数十年中从未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去,并且越来越受到观众的喜爱,多次翻拍,除了文本自身的魅力之外,更重要的是得益于电影艺术恰到好处的表现方式和叙事方式,无论是降低作品中的矛盾障碍,还是体现出和污浊的现代社会不同的清丽明朗,电影把同时代下人们的心声用形象生动的视听艺术形式呈现在人们面前。它对人们“期待视野”的准确把握和叙事方式的有效变化也是其成功的关键所在。

孟庆枢,杨守森.西方文论.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瓦努瓦.书面叙事 电影叙事.王文融,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张奎志.文本·作者·读者——文学批评在三者间的合理游走.学习与探索,2008.
管秀丽,女,山东高密人,硕士,华北科技学院外国语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输入广告词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已关闭。


输入广告词